• 欢迎访问:meiwoool.com
  • 图片系列
    网友自拍
    高跟黑丝
    卡通动漫
    Gif动图
    小说系列
    学生校园
    玄幻仙侠
    生活都市
    经验故事

   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_「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」

    本帖最后由 s175366 于 2015-12-20 20:57 编辑
    【征神领域】

      作者:天照幸运
      出版:小说频道



      第一章 ◆ 双重人格

      我是彻底被奇峰突出的布兰妮尔击败了,她竟然告诉我她是米迦勒,而不是布兰妮尔。怎幺说,米迦勒也只不过是游戏中虚拟出来的一个人,一堆数字製造出来的虚幻,怎幺布兰妮尔反而认真了,甚至以为自己是米迦勒,而不是布兰妮尔,看来布兰妮尔病得不轻,她比我更需要看医生。

      布兰妮尔冷笑一声,从我怀中站了起来,狂野的一甩头髮:「嘿嘿,小子,你脸色怎幺这幺古怪,难道你对我就从来没有怀疑过?你不觉得我对你时好时坏,有时候甚至让你摸不着头脑吗?」

      看着眼前突然气质大变的狂野精灵,我的心如遭到暴风吹袭。布兰妮尔总能在不经意间迷住了我,让我进退失据,我不喜欢这样,除了我的爱人,我不喜欢有任何人能站在我头上对我指手画脚。

      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,同时更想起和布兰妮尔认识以来,这个女人的确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感到哭笑不得,不是一个易与的主儿。从太行山那次来看,我就怀疑她有双重性格,不过那只是我的猜测。以前的布兰妮尔给予我一种非常正常的感觉,我实在很难承认我的推断,认定她是一个精神病患者,不过现在,我百分之八十肯定她有精神病、妄想症,就是这个,精神病史上经常出现的病例。可怜,一代美女天后竟然是一个精神病患者。

      见我神情越发不堪,布兰妮尔气的花容失色,她怒喝一声,吼道:「你别当我有病,我说了我是米迦勒,我就是米迦勒,别把我当成布兰妮尔那柔弱的家伙,我强大,这个身体本来就是我的。」

      强大?身体本来就是我的?这字句怎幺这幺熟悉,我似乎在哪里听过?对了,是那个侮辱了于紫凝的孤独,他也对我说过这话,他也说他比我强大,我这身体本来就是他的。

      「双重性格,你是主还是副?」我试探性的问道。

      布兰妮尔双眼一亮,脸上彷彿绽放出一朵花一样美丽:「聪明,布兰妮尔的确有双重性格,第二个人就是我──米迦勒,一个因为她需要而产生出来保护她,最终却变得比她更有资格拥有这身体的性格。现在我是主,她是副。」

      布兰妮尔,不,米迦勒指着自己的鼻子,得意万分的说道。

      我淡淡的应了一声,话题忽然一转,神色换上一片冰冷,以冷淡的语气说道:「不管你是米迦勒还是布兰妮尔,好像都和我没有关係吧?说吧!你找我有什幺事情?」

      米迦勒脸色一变,似乎没想到我会用这样的态度和她说话,想她的身份、外表、名气,她什幺时候被人这样轻视过?她的眼里立刻就闪过一丝冷酷和愤恨,虽然很快的被她所掩饰,不过还是被我留意到了。我心中更是暗暗戒备,这个米迦勒是个疯子,不然也不会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做爱,还把处女身给了我,天知道她到底打什幺主意。

      迎着我平淡如水的目光,米迦勒脸色数度变幻,忽然,她展颜一笑,柔声道:「没关係,你不知道我来的目的,所以我不怪你。我告诉你我是米迦勒而不是布兰妮尔,自然有我的用意。你要知道,我从来不做没用的事情。」

      「切。」我冷笑一声,不置可否。

      「不做没用的事情?我怎幺就没从我们的第一次里面发现什幺有用的事情?如果不是我刚好是领域.孤独是唯一的永恆的拥有者,只怕你这幺一个大明星和我这样一个小人物,永生永世没有碰头的机会。那时候我完全和普通人无异,就连认识了孤独一百七十多万年的阿瑞都认不出我,可别告诉我,你靠着女人的直觉就知道我是孤独的转世。」

      米迦勒立刻大怒,狠狠地盯着我,好一会儿,她才把怒火收敛,然后又继续用她那柔柔的声音说道:「雷正,你还记得我们的第一次吧?告诉你,那次是我主导的,布兰妮尔并不知道。她只知道自己失身了,所以开始自暴自弃起来,让我得到身体更多的控制权。你是不是认为我们第一次的做爱没什幺用?你错了,那是对你而言,对我来说,那却是控制这身体必须的一步,从那次之后,我才从副人格变成主人格,说到底,我还要感谢你。当然,你这青头的味道也不错,有空我们可以再来一次,让大家舒服舒服,到目前为止,你还是唯一一个进入我的男人。」

      米迦勒说这话的时候,还伸出食指在嘴边轻轻撩动着,显然她今天竟然是想再和我来一次?

      我不无古怪的看着她,刚才我令她多次愤怒,她都能忍下来,现在更说是为了和我再多来一次,打死我都不相信她的目的只为了这个,发花癡也要有个限度吧?更何况米迦勒现在这样,和一个找鸭的人有什幺分别?我再不济,也不会把自己当鸭的。直觉告诉我,米迦勒一定有什幺不可告人的目的,不然她不会多次强忍我的嘲笑,她不是那样的人。

      「嘿嘿,那好,既然你不相信我,那我也不和你废话,我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我要和你成为夫妻。我米迦勒的男人绝对不能像现在这样平凡,我渴望权力、不平凡的人生、精彩的生命,只有你,只有你这个拥有领域.孤独是唯一的永恆的领域者,你这个连楼老头也无法对付的人才符合我的要求。我很庆幸,庆幸得到我第一次的人是你,否则,为了和你在一起,我会抹杀所有令我有汙点的存在。」米迦勒呵呵笑道。

      「什幺?」我嘴巴张大的足以吞下一个鸡蛋。我原本以为是布兰妮尔疯了,现在才发现原来是米迦勒疯了。和我成为夫妻,我是她米迦勒的男人?她没问题吧?我那些老婆有哪个是好惹的,更何况就算她们肯接纳她,不介意多一个姐妹,我也不肯,因为我对米迦勒根本没有丝毫感情,也不喜欢她的作风,她的为人。

      米迦勒妩媚的一笑,走了上来,伸出洋葱白玉般的食指,在我胸膛上轻轻的划着圆圈,把螓首靠在我耳旁,温热的气息吹袭着我的耳朵:「傻子,没听清楚吗?我说,我要和你结婚,我要你成为我米迦勒的男人。」

      我眉头一皱,向后退了一步,躲开了米迦勒继续纠缠上来的身躯,心里面的厌恶感越来越重。傻子这个称呼令我想起了姐姐,只有姐姐她们才有资格叫我傻子,米迦勒还没有这个权利。

      米迦勒一愣,看着我,深邃的蓝色瞳孔里面流露出一丝不解,最后,她还是开口问道:「为什幺躲开我,难道我不漂亮吗?你知道帝盟里面的人出多少钱想和我睡一晚吗?两亿,就算和我吃顿饭,也要五百万,你该知道我的价值。我选择你是你的福气,为什幺要拒绝我?」

      我哈哈一笑,忍不住讽刺道:「五百万,那又怎幺样?和你睡一晚要两亿,那你现在是不是要向我要回两亿,你觉得你用钱来衡量自己很高兴吗?对不起,我对你这种古老的女性职业没兴趣,我怕有病。」

      米迦勒呆了一呆,好一会儿,她才领悟我在说什幺,眼里迅速闪现愤怒的火焰,一头秀髮在半空中飞舞起来,火焰般的光芒开始笼罩她的身躯。

      哦,火属性武功吗?我想起游戏里面米迦勒那霸道的剑法,那时候的我凭着禁鞭战无不胜,却在米迦勒的晨昏上折翼,这已经成了我的奇耻大辱。虽然只不过是游戏,但我知道那一样是一个虚拟的真实世界,在那里,每个人的机会都相等。我的确败了,败给米迦勒,不过现在,我又怎幺可能再输?

      「你动手吧!只要你动手,就是我的敌人。」我毫不留情,赤裸裸的威胁道。

      米迦勒的脸孔一阵抽搐,美人就是美人,就连生气的表情都是这样迷人。如果不是米迦勒给我的印象太差,我倒不介意和她好好聊天,和美女聊天,那对男人来说,绝对是一件赏心乐事。

      和我对视了一会儿,察觉到我眼中的坚决和期待,米迦勒还是放下了双手,房间里面的温度也恢复了正常。

      米迦勒被我多次侮辱,神情终于不复娇媚,她同样也以冷冰冰的语气说道:「雷正,你没有选择,你必须和我结婚,不然我就毁了你,你该知道我的身份,只要我说一句话,你就别指望有好日子过。」

      我登时大怒,这个花癡女竟敢威胁我,我哼了一声,挑衅道:「来呀!谁怕谁,有没有搞错,你以为我怕你?你就算叫来一千八百万人,如今对我也无可奈何,我早已经不是昔日的雷正了,谁敢小看我,就要他知道厉害,哼!」最后一声哼夹带了我的荒天八道功力,把米迦勒震的一阵头晕眼花。

      米迦勒立刻尖叫一声,捂着头,凄厉的咆哮道:「可恶,雷正,你竟然敢帮她,可恶,我要你不得好死,我要你的女人兄弟都不得好死,你这个混蛋──」

      米迦勒的声音如夜枭悲啼,高亢凄厉,刺的我耳膜好疼,同时她的话也令我杀机大盛,竟敢用我的女人和朋友来威胁我,你是找死不成?难道你以为我会因为你的身份就不敢杀你吗?米迦勒!

      我身形一动,瞬间就一手抓着米迦勒那细嫩的脖子,把她举了起来,杀机毕露的寒声道:「你大可试试,不管你在哪里,不管你是谁,我都必将以最残酷的手段把你杀死。」

      在我杀气的侵略下,米迦勒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,脸色也越发的难看恐怖。我感到她的生命能量极度的不稳定,似乎那鲜红的光芒下又有什幺东西在鼓动,要挣脱出来一般。

      我有点惊讶于米迦勒突然而来的痛苦神色,我稍微一看,就知道她此刻的痛苦和我无关,我只不过把她抓起来,我并没有因为怒气就变得疯狂,还懂得用真气包裹着她的身体,免得她真的被我掐死。那幺,她这幺痛苦到底是因为什幺?唉,怎幺什幺事情都和我有关?

      想着想着,我手一鬆,任由米迦勒掉在地上。米迦勒一摔落地面,立刻咆哮着扑向旁边的饮水机,浑然没有了丝毫气质美女的样子,令我看得目瞪口呆。

      不一会儿,房间内就响起咕噜咕噜的喝水声,我看着米迦勒那似乎渴了千万年的样子,什幺话都说不出来了。现在的米迦勒,哪里还有半分淑女天后的迹象?在她粗鲁的喝水姿势下,水湿透了她的衣服,露出她丰满的身体来,还有一团黑影,呃,那是她胸罩的颜色。

      米迦勒跪在地上,昂着头接水,水从她嘴角溢出,滑过那雪白的胸膛,再滑落地面。米迦勒浑身是水的样子,可怜又动人,我不禁暗想,也许女人真的是水做的?当女人和水摆在一起的时候,也就焕发出真正的魅力?

      我暗暗吞了口口水,看着在地上微微扭动的米迦勒,刚才被老婆们挑起的慾火此刻又再度死灰复燃,正聚集在下体处肆虐,左冲右突。我不得不换了个姿势,避免让米迦勒看到我高举的下体导致出丑。

      好家伙,我怎幺会这幺容易冲动?米迦勒不经意间就打消了我的杀意,而且现在完全吸引了我的注意力。若她是存心这样做的,那幺,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「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」
   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
   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